关于我们 艺术家 艺术动态 理论研究 艺术服务 人才招聘 油画知识 网上展厅 留言板 联系方式
  理论研究  
喻干—— 2011 纽约亚洲当代艺术周专题报道
 


喻干—— 2011 纽约亚洲当代艺术周专题报道
-阵南来风" 苏畗比(Sotheby’s)" 经济学人 (The Economist)联合主办的<< 南亜当代艺术研讨会 >>


2011年3月21日至3月31日在纽约市举行为期十的"亚洲当代艺术周"活动。参与这次活动的有世界当代艺术领域里具有影响力的策展人,批评家, 学者,艺术家,画廊经理人和艺术机构组织者。他们用不同的形式,从各种角度来深入研究和探讨现今的亚洲当代艺术形态和发展方向,并建议相互间在学术领域和市场开拓层面建立互动协作关系网。"亚洲当代艺术周"的内容包括展览,影视回顾,专题系列讨论,展览策划人与艺术家对话等活动。观众除大量纽约本地区专业人士,媒体和艺术爱好者外,也有许多来自外州和界世各地的艺术同行。参与这次亚洲当代艺术周的机构有现代美术馆(MOMA), 古根汗博物馆(Guggenheim Museum),亚洲协会博物馆(Asian Society Museum), 苏富比(Sotheby's ),亚洲艺术档案馆(Asia Art Archive),中美博物馆(MOCA),皇后美术馆(Queens Museum of Art),鲁宾美术馆(Rubin Museum of Art),柯恩艺术馆(Ethan Cohen Fine Arts)等25所机构。在这个专题报导中,中华艺术网有选择地介绍几个与中国当代艺术有着直接或间接联系的活动,并结合现场评论,对艺术机构经理人和艺术家专访,网友提问等形式来讨论在新的世界经济形势下,中国和亚洲当代艺术的发展情况。下面是中华艺术网策划人喻干Yu, Gan制作的几个专题和评论。
.
-阵南来风
.

3 月22日晚6:30分,我和纽约艺术家田挥同去纽约曼哈顿 参加由苏畗比(Sotheby’s)和" 经济学人 (The Economist)联合主办的<< 南亜当代艺术研讨会 >>。到会者有诸多美术馆的策展人, 画廊的经理人, 学院研究人员以及对东南亚当代艺术有兴趣的收藏家等,约有100 多人,但仅有少数几个"东亚面孔"。此活动的主持人是世界经济研究机构 " 经济学人( The Economist )" 负责产品和地区发展事业的付副总裁 Ron Diorio 先生。对话是在南亚当代艺术的先驱艺术家,巴基斯坦的 Rashid Rana 先生和印度新德里 Khoj 国际艺术家联盟主席 Pooja Sood 女士之间进行。为了增加气氛,这个研讨活动放在"苏畗比"南亜当代艺术展和中国当代艺术展二个展厅之间举行。

Rashid Rana 是受主流社会重视的南亚艺术家之一。他1992年在巴基斯坦国立艺术学院完成大学教育,并于1994 年在美国波士顿艺术学院获美术学硕士。他曾在巴黎学习过时装设计,现分别在巴基斯坦拉合尔市和加拿大多伦多市生活与创作。他以观 念性艺术为视觉语言,用自己多元文化背景和在不同地域生活的经历为创作基础,以绘画,装置以及多媒体手段来讽刺流行文化,并且重新解释艺术和文化历史等各方面元素。

Pooja Sood 女士是印度当代艺术策划人之一。她在印度从事多重性质的当代艺术实践, 包括策展, 建立国际艺术家联盟, 寻找各种场所作为当代艺术的展览场所以及建设广大的全球性的文化与艺术关系网络。Pooja Sood 女士非常注重印度及南亚诸国的艺术发展,尤其是对当代艺术领域的基础工程的建设极为推崇,并试图通过政治,经济以及文化外交手段来迅速达到这个目的。Pooja Sood 女士毕业于美国乔治城大学外交学院 (Georgetown University, School of Foreign Service), 主修国际关系,副修国际经济。她在 Tufts University 的 Fletcher 学院完成她的硕士学位,主修新兴市场的经济与贸易发展。

讨论会主要涉及如下几方面的内容 : (1)南亚当代艺术的起点和特点 (2)介绍和讨论南亚 艺术家,特别是当代 印度 艺术家和巴基斯坦 艺术家的社会环境,艺术环境与生活环境 (3)当代艺术展览的基础设施及金费来源问题 (4) 国际当代艺术发展(如中国当代艺术)的经验和国际资本引入 (5)如何进行全方位对南亚当代艺术进行市场推动 (6)由观众参加的提问和集体讨论。

从主办者的级别,参与人员的背景和所讨论的内容上看,我认为这是一个国际当代艺术投资界的大规模资本运作的开始,我感觉会有-阵南风扑面吹来,。但这阵风的强度有多大,持续会多久,会不会出现南风压倒东风的局面?这是一个值得提出来研究的问题。

我不想把会上的那些内容翻译出来凑版面,只想从经济和地域文化的角度来与朋友浅谈一下自己对国际资本在当代艺术领域里运作的基本规律方面的一些个人认识,并借此来分析这股南来风是强风还是微风。

众所周知,近些年的印度经济己处于每年增长7%左右的高速发展期。几周前, 我从纽约Bloomberg 金融新闻中听到美国花旗银行预测印度将在10多年内赶上中国成为世界笫二大经济体。几乎与此同时,我又在"华尔街曰报"上读到"专家预测印度将在 12 个月后 , 即在2012年超中国成为世界上发展快的大型经济实体(指增长率)"。结合这个研讨会上三国四方的联合行动,我认为在接下来的几年内,国际投机资本 ( 热钱) 有明显涌入以印度为首的南亚当代艺术领域的迹象。

在整理此文, 我收到Sotheby's 纽约市场部Dan 给我送来的一个email, 他告诉我昨天举行的 苏畗比2011春季印度和南亚艺术拍卖(2011 Indian and South Asian Art Sales)消息, 总额为$13,459,625, 高于预期, 比去年的春季拍卖总额的$8,174,801高出65% 左右。这几日许多媒体都在谈论4月1日至8日在香港进行的 蘇富比香港春季拍卖会上,中国当代艺术收藏大户尤伦斯将抛售105件收藏精品。有人担心这将引发收藏界对中国当代艺术的疑虑或造成" 崩盘" 现象。至少市场在关心尤伦斯的资金走向。

平时我与对当代经济现象有兴趣的上海艺术家浦捷和纽约艺术家田挥常讨论经济与中国当代艺术关系等方面的问题。我这个研讨会上给浦捷发了个短信,想听听这位中国当代艺术家的看法。浦老师在当晚就把他的观点了email 给我。浦捷说: "印度是第二个中国当代艺术 , 但根本的不同是:它几乎没有体制内和体制外艺术。中国是社会主义,所以当代艺术很有政治上的张力,是政治与文化上的反弹所致。"

我认为浦捷老师的观点有许多道理, 点到了某些要害。同时我也认为南亜当代艺术不大可能成为"第二个中国当代艺术"。有几个方面原因 :

(1) 如浦捷老师所的说体制不同。中国当代艺术是经历了文革,经历了30年封闭自锁后随着(或借着)经济腾飞的热浪而突然掀起,是一种被强压征服后突然放松时的物理性反弹,它的爆破力除艺术方面外,更大的程度是来自于政治和经济方面。这点印度远远不及中国。在政治上,这些年来都印度是处在一个相对稳定的资本主义社会环境里,自1947年后60年来没出现大的社会或文化演变 , 也就是说在政治体制或文化疆域方面的冲突较中国小得多。但这种政治和文化的冲突恰好是孕育当代艺术的温床。另外,与中国相比,在整个社会的文化意识层面上,艺术在全社会被官方和个人重视的程度上,印度远远低于中国 ( 这里有社会文化气质因素也有个体教育因素) 。与中国相比,在这些方面,印度不是-块适合培育当代艺术大规模兴起的热土。

(2) 更重要的是在印度经济己径腾飞多年的(连华尓街曰报都称印度将在明年超中国成为世界上发展快的大型经济实体),我们还没有看见像中国1990年代未至2000 年代初期的那种西方资本大举进入当代艺术领堿投资的现象。在这一点上,同来参加会议的美国文化智慧产权研究所的顾问,也是摄影艺术家的欧杰佛女士也有相同的关点。为什么这么有经济前景的印度或南亚体系里至今还看不到大规模地投资当代艺术领域,这个自二战结束后就被视为是代表一个的新文化精神的品牌呢 ? 这要从资本运作的规律方面去寻找原因。

(3) 从80年代中后期早期西方投资者如柯恩家族(见专文"走访柯恩艺术馆") 等率先涉足萌芽中的中国当代艺术领域, 到后面劳伦斯,尤伦斯等大腕在国际市场上的运作历史来看,如果没有强大的,专业化的资本集团大举介入,任何的当代艺术也不可能快速兴起。美国也是靠二战后的热鈛才把现代艺术托起,仅用了三十年就在纽约塑造了一个世界现代主义艺术中心,并把在此期间孕育(或用热钱炒作)出来的抽象表现主义及后面的波普艺术列为足可以与美术史上任何一时期的艺术相提并论的,具有世界主义意义的艺术风格。在美国这个仅有不到三百年历史的文化沙盘上仅用三十年就堆起了可载入世界文化宝库的里程碑。这里面一方面是人材,更重要的是热钱。上世纪中未期,一批靠早期投资高科技产业获得巨大利益的华尔街人在.com 泡沫消亡之前饱赚出场转而投资艺术。这批热钱涌入被后来艺术投资人称之为"当代艺术"的领域。实际上从历史的角度看,在1980年代以前, 现代艺术(Modern Art) 与当代艺术(Contemporary Art)之间 并没有太明显的区别和太令人在呼的界线, 概念上是I 和II 战后的各种与战前的艺术(或与传统艺术观念)不同的新艺术形式的总称。那时对" 现代 / 当代"这二个字的运用和概念上还是比较含糊的。直到80 年代开始, 由纽约安迪 沃霍 Andy Warhol 和杰夫 孔恩斯Jeffery Koons为首的现代艺大师们以几十人工厂式生产艺术作品的做法揭开了艺术与金钱与市场与回报速度直接挂勾的序幕。更重要的是他们把有史以来艺术是来自艺术家心灵创造和亲手制作的精品概念转变为艺术可以大规模地工厂式生产大批量作品,高科技的使用和人力的使用是增加作品生产效率的关键。这种全新的艺术创作思维方式和作品制造模式与"以快捷的手段去实现资本的扩张"的金融投资理念很合拍(孔恩斯本人在华尔街做过期货交易员),为大量新钱 (New Money)涌入到艺术投资领域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到了80-90年代,当更加多的投机商,也就是上面提到的热钱涌入艺术领域,特别是涌入中国这块全新的现代艺术处女地时,"当代艺术"这个技语突然间被严格地区别使用起来,并用不成文的年代潜规则来区分艺术家或作品是属于"现代"还是"当代"的范畴, 其身价也与范畴紧密相关。为什么突然会这样呢?很简单,与钱有关。在投资领域,热钱往往被称为"投机资本",因为它们永远往热地走,基本原则是冷时进,热时出。大炒家往往总能在冷时进到任何他们想去的地方,进去后不热也把它煽热,不会错的。" 投机资本" 的另外一个特点是被称为"种子钱", 本质是以小的投入换取回报。那好, "现代艺术"己是块早被先辈们占着的宝地,在它的品牌下大腕太多,新人不管是谁想被炒到毕加索的名气和市场价值要比直接炒毕加索现成的画难得多,没人肯干这种蠢事。那么世界上那么多有才华,尤其是活跃在新兴市场里的青年艺术家样么办?圈地,立碑,重起炉灶。因此" 当代艺术" 这个严格的和严肃的概念随着大型资本的介入后立即拔地而起,在日本,中国和比较富遮的亚太地区,我们处处可见新型的" 当代美术馆" 在堀起。就连一直在展出和推动国际前卫艺术家作品的,纽约MOMA 也只能己" 现代美术馆" 的旧域名为生。实在地说,取什么样的名字的确不重要,但重要的是要搞清楚热钱的运动本质以及它的风潮,因为它与当代艺术之间的关系太大了。

(4) 再回头看看印度及南亚当代艺术。他们现在的领头艺术家的作品如 AKBAR PADMSEE 的人体在昨日的拍卖上以 1,426,500 美元拍出,另外MAQBOOL FIDA HUSIAN 的一幅绘画也602,500 美元出售,其价格己接近现在较好的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作品拍卖价。从整体上说已经不低,完全没有中国当代艺术在 90 年代初期对外开放时的那种投环境。在当时中国的艺术大环境里,国际投资人可以用很低的价格吸入大批高质量作品,而艺术家们也很配合,半卖半送随便拿。这些友好性和互利性的操作方式创造了艺术史上的投资奇迹,也造就了中国当代艺术的巨大市场。而现在印度及南亚无论在它们的政治和文化特点,民间艺术品收藏的热情,还是在艺术家们本身的素质,作品数量以及资本进入的时机或吸引资本进入等条件上都不能与中国在90 代初时的那种环境相比,因此也很难吸引大量的国际投机和投资资本进入这个领域。如果没有 " 热銭 " 和投机资本这个让艺术 ( 或任何产业,如美国的房地产和与其相关的演生产品) 火山爆发的原动力,任何大浪也难掀起,这是投资规律。

所以,基于上述几个方面的基本原因,我认为南亜当代艺术目前不会形成強力突破的局面,也暂时行不成风潮。资本是的,西方金融界有句俗话: "不要跟 Fed( 美联储会)作对, 不要跟华尓街作对"。意思是资本家去一个地方投资一定有它的道理,当年他们来中国投资当代艺术是看准了将来中国的本土收 藏家 们会从他们手上买回早期以种子钱 (seed money) 投资所获得的作品。这个愿望在 10 年内这已成现实,的中囯拍卖市场己成为世界上活跃,总交易量的艺术市场之一。在明天 , 即2011年4月1日至8日右香港举行的当代亚洲艺术拍賣会上,倍受注目的中国当代艺术收藏大户尤伦斯所抛售的105件收藏精品的买主们,可以预见一大半是国内收藏家。这一点在印度这个拥有 30% 以上文盲人口,贫富差别极大的恐怕难以发生 。

现在我们要观察的是,中国国内收藏家们在接下西方投资者一方面为了套利,另一方面为了市场观望而抛出的绣球后如何完善经营和继续发展中国当代艺术这个在国际上具有重大影响力的市场。如果做得好,可以吸引更多的国际资本进入,将其推入到新的阶段。反之则有可能出现国际艺术投资投机的主导资本远离中国市场(似如今的美国),一股比现在更强的南亚当代艺术的投资浪潮会出现,那才是一阵强大的南风。

喻干 , 3/ 31 /2011 于纽约

附记:美东时间4月3日下午我收到香港苏富比发来的消息,原文是这样写的:"香港蘇富比刷新當代中國藝術單一藏家拍賣之世界紀錄──『尤倫斯重要當代中國藝術收藏:破曉──當代中國藝術的追本溯源』專拍的105件重要作品全數拍出,總成交額高達逾42,700萬港元/5,500萬美元,大幅超越估價(1億至13,000萬港元/1,270萬至1,670萬美元)。" 4月4日上午我又收到了香港苏富比发来的关于南亚现代当代艺术的专题消息,原文是这样写的:"香港蘇富比2011年春季現代及當代東南亞藝術拍賣會,總成交額突破1億港元/1,380萬美元,為拍賣前估價之三倍(逾3,600萬港元/460萬美元),刷新蘇富比現代及當代東南亞藝術拍賣歷來之總成交額。菲律賓畫家朗奴溫吐拿(Ronald Ventura)的《灰色地帶》Grayground)以840萬港元/110美元成交,大幅超越高估價(35萬港元),創任何東南亞當代藝術品之世界拍賣紀錄及畫家個人世界紀錄,成績驕人。具重要性之高質素拍品深受場內及電話競投者追捧,競況激烈,寫下多項畫家個人世界拍賣紀錄,其中包括Hendra GunawanAndres BarrioquintoSamsul ArifinNguyen Gia Tri Indieguerillas等。" 这两个官方报告都是好消息,都与我上面提到的事有关。分析一下可见: (1) 整个南亚诸国現代及當代藝術拍卖总额为1,380萬美元, 而中国大陆仅一个当代艺术收藏大户尤伦斯所抛售的105件收藏品的卖总就达5,500萬美元,是东南诸国的四倍左右。(2) 从Sotheby's简报内容上我们可以体会到主流炒家和收藏家的确有大举抬拉南亚艺术市场的迹象。另外据其它媒体报导(zx.findart.com.cn)"在被问及是否继续收藏中国艺术品时,尤伦斯说“不想再向着同一个方向前进了”。据悉,印度艺术将是尤伦斯接下来的收藏方向。作为收藏开端的件作品,是英籍印裔女艺术家巴哈提·科尔的作品《被猫吃剩的老鼠基因》。"

 
[返回] [打印]
 
友情链接
·zan8艺术 ·test
 

Copyright © JNYDY 江南油画雕塑院 All reserved.
地址:无锡市滨湖区金城湾公园凤凰岛艺术园五楼  邮政编码:214031  电话:0510-85899530  传真:0510-85899505 苏ICP备000000号